快速导航QUICK NAVIGATION

站内搜索SEARCH

关 键 词: 
搜索类型: 
 
魔术是门认知科学
来源:本站原创 添加时间:2014年10月15日 【字体: 】 查看次数:

   

想知道人类大脑是怎么工作的吗?去问那些能把你的大脑打结的人吧

 魔术是门认知科学

    职业扒手Apollo Robbins具有不可思议的控制思维的能力。他能以令人吃惊的程度操纵他人的思维,在偷手表和钱包的时候能把他们的注意力从正在偷窃的那只手上彻底移开。最近这段时间,Robbins归还了他的非法所得——他放弃了犯罪的生活,成为一个娱乐界人士——而他的受害者们仍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洗劫的,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注:根据wikipedia的记录,Apollo Robbins现在是一个安全顾问,以前是拉斯维加斯一个狡猾的“手部艺术家”,对美国总统卡特旁边的安全保卫人员行窃得手之后才成为安全顾问。现在,他固定出现在电视上展示真正的骗术,同时也是TNT的一个顾问)。看着工作中的Robbins就像看一个具有超自然力的人。然而,与他的魔术师同伴一样,Robbins欺骗目标人物的方法也只是基于对人类思维仔细而又深刻的理解。“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业余心理学家,”他说。“所有一切都是与发现人类思维运行的本性有关。

    在长期忽视魔术之后,研究人员开始意识到魔术师操纵人类思维的方法对深刻认识思维的运行方式提供了重要的意义。“我们都在思考相同的问题,”加州理工学院的神经学家Christof Koch说。“我们只是从不同的角度切入这些问题。”魔术就是看上去打破了自然规律——让固体凭空出现或者消失,把人锯成两半,读懂人的思维,等等。当然了,自然法则是不可违背的,这也是魔术师以人类大脑为目标的原因,他们利用大脑的失灵和弱点,从而创造出幻觉——做到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他们在这方面也是才华横溢:魔术戏法只有在一直能欺骗所有人的时候才算有效果。

    认知神经学家也对思维的欺骗戏法一直很感兴趣,因为这些是深入了解大脑工作的宝贵资源。比如,视觉错觉,在大脑处理视觉信息的方面已经使他们认识到很多。现在他们深深地钻到魔术提供的有关认知错觉的百宝箱里。

    这些年以来,神经学家和魔术师正在一起创造一门或许可以称为“魔术学”的学科。如果成功的话,两边都会受益。依靠已经得到的魔术师的戏法知识(通过从魔术师的戏法手册中攫取信息),研究人员希望能创造出有力的工具去探测人类的感觉和认知。如果遇到一些他们不能解释的戏法,或许就会带来有关大脑工作方式的新知识。

    同样的,魔术师也希望这次合作能带来新的魔术戏法——依靠发现他们还没有完全弄清楚的感觉或者认知的弱点。“魔术科学真正来临的证明是我们能用科学去设计更好的魔术戏法的时候。”英国Hertfordshire 大学的心理学家Richard Wiseman说。

    根据他的同伴,英国Durham大学的心理学家Gustav Kuhn 的观点,魔术科学的一个很好的开端是魔术师已经自己把他们的艺术分成三种主要类型的戏法:误导,错觉,强制。

    误导,是魔术的关键。这是使观众的注意力远离魔术师欺骗行为的方法(请见下图)。

    在神经科学的术语中,误导是基于这样的事实——大脑的注意力是非常有限的。现在渐渐清楚了什么是注意力不足:当人们专注于某件事时会忽略出现在眼前的其他事物。这个惊奇的现象称为不注意视盲,是伊力诺依大学香槟分校心理学家Daniel Simons和 Christopher Chabris在1999年提出的(译者注:但是inattention blindness不是他们首先提出的。下面是Wiki的词条:The term inattentional blindness was coined by Arien Mack and Irvin Rock in 1992. It was used as the title of Rock's last text published in 1998 by the MIT Press. The most well known study demonstrating inattentional blindness was conducted by Daniel Simons of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and Christopher Chabris of Harvard University.)。

    他们制作了一个视频——六个人坐成一圈拍两个篮球。当被要求去计算篮球弹起的次数时,差不多一半的观众没有注意到一个穿大猩猩服装的人走到这个游戏中间并且击打自己的胸膛(《新科学家》,2000年11月18日,p28)。

    魔术师一直靠这种强大的影响,在我们眼皮底下完成赤裸裸的“欺骗”行为。最近,Kuhn用让一支香烟和打火机“消失”的戏法来展示这一点。事实上,他只是简单的把它们扔在大腿上——当观众的注意力聚集到别处的时候。

魔术是门认知科学

    红色虚线代表观众注意力高度集中区域;黄色圆圈表示观众注意力低的区域

    魔术师坐在桌子后面,桌子上有一盒香烟和一个打火机。他往下看着香烟盒,从里面拿出一支烟。然后看着打火机,把它拿起来。接着把香烟放到嘴里并且打火但是意识到香烟放反了——过滤嘴朝外面。

    然后右手把打火机放低,左手把香烟反过来再放回去——这个动作掩盖了他松开右手让打火机掉在大腿上的行为。右手把“打火机”拿起来准备点烟,但是他“注意到”打火机不见了——并以惊奇的目光看着他的右手,这又掩盖了他左手扔下香烟的动作。他又“注意到”香烟也不见了,惊奇的注视着左手。最后摊开双手,香烟和打火机都不见了

就在你眼前

    依靠记录人们观看一个魔术视频时的眼球运动轨迹,Kuhn证实了人们会忽视欺骗,甚至是在直接看着它的时候。这是因为,在关键的时候,魔术师做出了要去抓的动作,眼睛也同时运动——把观众的注意力从那个动作上移开。如果多看几次视频,你会很难相信自己竟然会被欺骗。魔术师太善于操纵注意力,因此认知科学家开始带他们到实验室以了解更多知识。菲尼克斯神经学研究院的Susana Martinez-Conde就是其中一个。“我的愿望是魔术师的认知错觉能帮助科学家理解意识,就像视觉错觉在帮助我们理解视力一样。Susana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最近她开始与Robbins合作。在他接受成为职业小偷的训练中,Robbins被教会使用两种类型的手部动作来控制他的受害者的注意力。缓慢,循环的手部动作善于引起并且保持注意力,而快速,直接的动作对于注意力的迅速转移很有用。这种不同区别的科学基础仍然不清楚,但是Susana打算去找出来。

    另一个操纵注意力的神秘方式是幽默。“当人们笑的时候,时间静止了。”魔术师John Thompson说(绰号:伟大的Tomsuni)。他经常使用笑话来隐蔽那些通常很难隐藏的大动作。笑声能如此有效的引开注意力的准确原因仍然未知。

    魔术表演里第二个关键工具是错觉,尤其是认知错觉。出现错觉是因为你所想的所看到的大部分东西是你的大脑所创造出来的。因为感知并不捕获现实的全景,而是对世界的一个简单采样并且编造出其它部分。

    比如,在消失的小球这个错觉中,一个魔术师往上扔一个小球,同时,他的视线一直跟着它。第三次,他做了一个扔球的假动作,球还在手中但是眼睛仍然在动——就像在看着小球运动一样。这样,就很可信地创造了球被扔到空中然后消失在空气中的错觉。Kuhn最近把这个戏法带到实验室去研究它的原理。通过对观众眼球运动轨迹的记录,他发现一些未曾预料的东西。在真实扔球的时候,眼球运动跟随球的运动轨道。但是在假扔的时候,他们的眼睛仍然牢牢盯着魔术师的眼睛。对此,Kuhn说,大脑操控了眼睛,并且创造出一个事实上不存在的物体的意象。

    为什么大脑会这么做?一部分答案是社交线索的力量——魔术师的眼睛——在观众大脑里建立了期待(社交线索的力量提供了部分答案,在这一例中正是魔术师的眼睛,它们在观众大脑中建立了期待)。Kuhn证实,当他的眼睛盯着扔球的手而不是随着那个不存在的球运动的时候,这个诡计不会那么有效。

    这个戏法也建立在另一种视觉系统失灵的基础上。视网膜捕获的信息需要100毫秒的时间达到大脑,为了补偿这个时差,大脑会预测这个世界将要变成的样子,并且依靠这个预测行动。这在现实世界中很有用,比如驾驶汽车,但是这也给了魔术师一个利用的机会。

    魔术师手中的第三个工具是强制。这个方法使得观众自认为拥有自由意志,而事实上,他们没有。经典的例子便是魔术师会让你“任意选一张牌”,他们会有如神助般知道你选的是哪张。

    加拿大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家Ron Rensink说,强制是魔术的一个伟大而神秘之处,现在仍然没有被认知神经学家解释清楚。“魔术师控制人思维的程度远远超过我们能在实验室所能实现的。”他说。

    为了深入理解这个问题,Rensink与职业魔术师Alym Amlani一起从科学的角度测试“强制”。Amlani设计了“任意选一张牌”戏法的一个变化形式,参与者要看着Amlani大拇指轻弹一副牌,简单的展示完每一张牌的花色和点数,整个过程只需几秒种。然后,观众被要求说出他们选择的牌。

    “我们有70-80%的可能性让被实验者选择一张特定的牌。” Rensink说。

    因为这副牌被改动过:有10张牌是一样的——尽管每张牌都只有一瞬间的展示,但是这个适度的偏差有一个强大的潜意识影响。

    Rensink还不知道这个戏法是怎么成功的。但他想先看看“暴露”本身的功效究竟有多强。“如果去掉魔术师,只在电脑屏幕上展现这些牌,这个规律还会起作用妈?”Rensink问,“如果使用其它东西代替牌,结果又会怎么样?”

    强制效果也能通过另外一种大脑失灵方式而达到,这便是错误记忆,对于次,魔术师早在神经科学家之前很久便知道了。在戏法表演过程中,魔术师常常会描述他刚刚做的事情——以操纵观众对它的回忆。

    科学家对魔术的研究才刚刚起步。尽管如此,魔术师们业已掌握的知识已经令他们惊讶。“一直以来,科学家们第一次研究的东西,都是魔术师们早已经知道的。”Martinez-Conde说。

    至今为止,科学并没有带来新戏法的产生,甚至连一点实用性的小片段也没有,Kuhn说。很多技术鼓吹者和政客都一直劝说我们彻底研究魔术师关于戏法的知识,对它们的更好了解能让我们所有人免受操纵。

    当然,危险是科学家最终变成娱乐终结者,使魔术无容身之地。但是,他们有那么多的秘密技巧,魔术师应该能走在科学的前面。如果没有的话,他们也可以让Robbins这样的人一直去搞破坏,直到科学家同意不去揭开魔术的盖头。(否则,他们可以让Robbins去偷科学家的钱包和手表,直到他们同意绝不泄密。)

    (文章来源:科学松鼠会)